温言如玉🙆

实力拖延症晚期
初为觅伞修,后为迷虫绿
想吃小甜饼,想发小刀子(也许?)

我怕不是个异端,突然觉得郭×连有点萌_(:з」∠)_

无良短篇(一发完,BE)

新人,很久以前写的,
目测会有十大盆狗血喷洒而下,
第一次发文,不喜勿喷,玻璃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深秋,空气里已带上了一丝刺骨的寒意 。
林殊迈着优雅而懒散的步伐,眉眼低垂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他缓缓踱到车前,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空调吹出的暖风很是“油滑”得萦绕着皮肤,却渗不进皮肉里。
林殊从车里翻出一盒偷藏的烟,点一根衔在嘴里。他抬头,看见后视镜里的自己,下巴上已长出了胡渍,眼里泛着红血丝,衬衫上还有几处褶皱。顿了顿,却不禁嗤笑出声,他想,倘若那个男人还在的话,必然会拐弯抹角地把他训斥一通,然后拉他回家帮他打理。只可惜,如今那个男人只能躺在医院冰冷的太平间里,只一块白布,便将他与这人世间相隔。
林殊还想笑,却感到鼻子一阵酸涩,他吐出一口烟,闭上眼。脑中浮现出在医院时,那个满脸泪痕,妆都哭花了,不顾礼仪涵养想冲上来和他拼命的女孩的话“...哥他如果没遇见你就好了...”只是世上哪有那么多“如果”呢,林殊想,但若是真有那么一个“如果”他也不想,不会,更不敢再遇到沈肖。
林殊是林家大少,更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,而沈肖作为沈家的继承人,在京城一众青年才俊之间亦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用一个奇才去换一个败家子,这笔买卖,想必有些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做。而对于不属于“有些脑子”一类人中的沈肖,即便是我们自诩为无情无义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的林大少也不禁潸然留下泪来。
林殊睁开眼,才发现眼前模糊一片,分不清是吐出的烟还是眼中的泪。隐隐约约间,却似乎是看到了男人的脸,他的口中在说些什么,却又什么也听不见。一眨眼,眼前又是一片模糊。
一只烟抽完,林殊摁灭了烟头,关了空调,打开车窗,发动了车,任凭冷空气争先恐后地钻进车内,将仅剩不多的暖意掠夺殆尽。
林殊仿佛是个发育迟缓的大男孩,直到沈肖死去的那一刻才真正长大,而昔日的纸醉金迷虚幻地好似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境。

戴涵涵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啊